游泳

温彬需要多管齐下改善实体经济融资环境

2019-12-07 20:3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温彬:需要多管齐下改善实体经济融资环境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表示,明年我国流动性仍不容乐观,需要多管齐下改良实体经济融资环境。比如

,取消部份金融行业的制度红利,压缩实体经济融资链条;提高银行的放贷能力,适当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银行下降贷款利率的积极性;强调新资本协议中资本充足率、动态拨备率、杠杆率和流动性比率四大监管指标的作用,淡化甚至取消信贷额度和贷存比等传统监管指标。

明年可斟酌降准次

温彬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应体现前瞻性、针对性、灵活性和有效性。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没有根本解决,需要引导商业银行继续加大对中小企业、“三农”、民生工程、节能减排等领域的支持力度。在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管理变得更加复杂和不稳定,需要根据市场变化的情况,及时灵活地调理流动性,稳定市场预期。应提高货币信贷增长的质量,切实发挥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

目前,机构预计明年M2增长13%,新增人民币信贷增长9万亿元,与今年的目标值保持一致,以体现稳健原则。但鉴于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和实体经济对融资的需求,明年M2目标值定在13.5%、新增人民币信贷定在9.5万亿元更为合理。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体现货币政策的前瞻性和灵活性,可以考虑适当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次。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退出将推高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有利于缩小中美利差,建议人民币法定存贷款利率保持不变,从而减轻人民币升值压力。在保持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利率和汇率相对稳定的条件下,进一步加快金融要素价格改革,发挥利率和汇率在优化资源配中的决定性作用。

在利率市场化方面,可尝试简化法定存款利率期限品种,扩大同业存单发行和投资的主体,引导商业银行贷款基础利率(LPR)与同业存单利率的联动。明年上半年可斟酌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区间放宽至±2%,减少对中间价的干预,避免再度出现中间价的确定与市场供求关系较长时间背离。人民币参考篮子货币中应增加非美元货币的比重,同时进一步扩大资本项目对外开放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应加强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协调

,加快金融市场建设步伐,大力发展规避市场风险的衍生品市场。

流动性将不容乐观

温彬说:从内外因素看,明年我国金融体系流动性状态仍不容乐观。

为何自今年6月以来,我国金融体系频繁出现“钱荒”事件?由于利率市场化加快,商业银行加大了资产和负债创新,大力发展同业业务,通过短时间负债支持类信贷业务的发展。资产和负债期限错配在给银行创造盈利的同时,也加重了流动性风险。从中长期看,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金融体系流动性趋紧或将成为常态。

明年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开始退出,预计当年我国新增外汇占款将回落至1.5万亿-1.8万亿元左右,不利于外生流动性的改善。从内部看,如果监管部门出台对同业业务加强监管的规定,那末融资主体也会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资金。实体经济去杠杆知易行难。“去杠杆”虽然缓解了金融体系流动性压力,但会使信用风险陡增。

应淡化信贷额度和存贷比

温彬:在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大背景下

,明年我国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易升难降。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是实体经济本身、影子银行、银行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实体经济本身看,近年来制造业和房地产业“二元化”问题较突出。受产能多余困扰,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连续20个月同比负增长,今年前11个月同比负增长2%,由于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6%,实际融资本钱相当于8%,而同期百城住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0.99%,快速上涨的地价和房价以及看好未来的预期,使房地产业对利率水平不敏感,吸引各类资金延续流向房地产行业,结果必定是其他行业感到“融资难、融资贵”。

从影子银行体系看,它的快速膨胀在满足企业融资需求的同时,也推高了融资成本,大量终究由银行兜底的项目绕道信托、证券、基金等通道,银行风险没有分散,同时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本钱。

就银行而言,负债成本延续爬升必定推高贷款利率。金融脱媒使银行活期负债比例持续下降。2011和2012年,企业和居民活期存款占比分别为48%和42%,今年前11个月进一步下降至39.6%。同时,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一路走高。大型金融机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保持在20%,准备金利率为1.62%,10多万亿元的低息准备金也推高了银行本钱。

因此,切实下降企业融资成本需多管齐下。首先,要打破房地产价格只涨不跌的“神话”,约束地方投资冲动,降低资金价格不敏感行业的资金需求。其次,取消部分金融行业的制度红利

,紧缩实体经济融资链条。第三,提高银行的放贷能力,适当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银行下降贷款利率的积极性;强调新资本协议中资本充足率、动态拨备率、杠杆率和流动性比率四大监管指标的作用,淡化甚至取消信贷额度和贷存比等传统监管指标。第四,发挥央行金融市场稳定作用,加强对流动性前瞻性预判,提高公然市场短时间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和常设借贷便利(SLF)运用的频率和灵活性,保障金融体系稳健运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