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的爪牙是悟空第两百四十八章自戕

2020-01-20 11:0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爪牙是悟空 第两百四十八章 自戕

砰砰砰!一连串如毒蛇吐信般的快攻,向苏易接踵而来。

可他只微微侧身,捻起衣袍,闲庭信步般轻易闪避而过。

“两招已过,你还有最后一次进攻机会。”苏易冷冷道。

“好强!”宇阳修心中一凛,实话讲,他从一开始心里就有三分奇怪。

这个苏易明明是流影带来考核白银杀手的,怎么自己出去一趟,回来后这小子直接成为了黄金死神?

而且儿子还死在这人手中。

再观看梅宏阔那副护短的态度,他有一个猜测,这苏易不过是死神高层安插下来的一枚棋子。

高层中必然是有人想对付他宇阳修,故而借着他与流影的冤仇,派这苏易暗中潜伏与他父子结怨,再火上浇油伤害吕颖儿,触怒自己的儿子,让儿子气愤之下以下犯上,被这苏易光明正大斩杀。

“一切都是骗局!”宇阳修嘶吼:“我宇阳修就算没能力揪出那个幕后主使,也要先斩了你这个狗腿,为飞鸿报仇。”

他断臂处猛一用力,涌出的血水螺旋搅动,渐渐凝形成一只暗红色,丈许长短,半透明的血枪。

这是一种寒冰奥妙特有的固化塑形手段,他右臂依然是正常手臂,左臂却以血为枪,对着苏易当胸刺来。

“哦?”苏易见到对方此招,不由想起许久之前道兽冰无棱,也曾使过此等寒冰塑形的手段。

当时他与赵小琴、颜玉洗等人费尽辛苦才击败强悍的道兽,不过今时今日,已然不同。

呼!

苏易张口,一道紫红色烈焰,迎风见长喷涌而出,好似从九天垂落而下的一道火瀑,对着宇阳修当头卷落,这便是九恶龙吐息中的烈焰吐息。

不过他分寸拿捏很好,这招只在于御敌,不在伤敌,毕竟三招期限未过。

“什么?”

宇阳修丈许长的血枪,遇上这道火瀑,顷刻被灼烧融化,就像一只红色的蜡枪般,变形、滴落,枪杆整个弯垂下来……

“这火系奥妙的品级绝不在五级之下,果然是实打实的黄金位阶么?”宇阳修心中愤懑更甚。

这样强的实力还来参加白银考核,不是高层来坑害他宇阳家还能是什么?他可不认为流影有这样大的能量,招募到这样一个强大的下属。

“五极吸雷手!”宇阳修右手勾成爪状,蓦地一晃,掌心浮现一股青色,又一晃变成火红颜色,再一晃又成金灿灿的青光……

他掌心五种颜色的光芒爆裂糅合,忽而生成一片刺眼的蓝光,噼噼啪啪,暴躁的电弧于掌心不断跳动。

“给我死!”宇阳修状若疯癫,抬起掌心对着苏易脑袋隔空一照。

虚空凝电!

苏易只感觉脑后的头发乍起,一根根倒竖起来,好似个蓬松的大刺猬。

无数电子能量于脑后聚集,又像被粒子加速器加速了一般,一只往前冲,穿过他的脑袋,透过前额一直向宇阳修掌心聚集。

这是一种隔空吸电的手段,掌心是从正面击来,而真实的电子攻击却是从脑后袭击。

被大量电子冲击后脑,人马上就会神经错乱,意志昏迷。即使以苏易强悍的精神力,也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定!”苏易默念佛家心法禅定精神。

“这是以五种奥妙强行杂糅在一起,具备了一丝吸引雷电的性质吗?”

苏易并没有慌张,若有所思地体味着宇阳修绝学。这种手段已然是具备了奥妙融合的雏形,不过和他的九龙礼佛一样,都只是徒有其表!

真正的奥妙融合,多种奥妙会浑然结合在一起,或者说已经形成了一种更高等级的奥妙,那是质与量的区别,其威力会以几何倍数递增。

而宇阳修现在的融合手法,还太嫩了。

“既然想吸引雷电,那就让你吸个够吧。”苏易满头乌发戟指,仿佛是一只来自史前的凶狠怪兽,他再张嘴,雷霆吐息!

夸嚓嚓!

一道黄金色的闪电,宛如大蟒般于虚空中折了几折,发现对方的吸雷手后,兴奋地膨胀,赫然变粗、变大,对着宇阳修的掌心直撞而去。

这种隔空吸电的手法乃是宇阳修的得意之作,凡人只要被他吸雷手罩住脑壳,顷刻间就会有无穷电子冲击对方脑部,干扰其脑内的神经运作,轻者意识迷离,重者昏厥当场,任由宰割。

“可这苏易竟然毫发无损?”

宇阳修还在震惊之时,就见一条明黄色闪电巨蟒,蜿蜒曲折而来,其速度快若电光石火,躲不及,逃不开!

“啊!”一声惨叫,他只感觉右掌上传来剧痛,接着就完全麻木,空荡荡的,跟左臂一样再无感觉。

“啊?”周围的众人看到此刻,也一个个睁大眼睛。

“又断了一条胳膊?”有人惊呼。

“这新晋的黄金死神可以啊,先是火系奥妙,这又是雷霆奥妙!这宇阳修看来是不行了。”

“厉害啊,实在厉害。这种强度的攻击,火、雷两种奥妙至少也在五级以上吧?刚刚进阶,就已掌握两种奥妙,以后做出贡献,得了冕下恩赐,那还得了?”

……

梅宏阔一双大眼也在闪动,他本以为苏易只是战气修为高深,对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宇阳修会十分吃力,没想到这小子奥妙手段同样深不可测,惊人之极!

宇阳修双臂尽失,左臂断茬处白骨森森带着冰渣鲜红一片,而右臂却是焦黑一片,缕缕灰烬弯曲着落在地上,从那弯曲的角度来看,正是他被雷电巨蟒烧落的臂弯。

“你!”宇阳修身上也被电击得焦黑一片,忍不住颤抖。他没了胳膊,腿又要保持平衡,根本再难以形成有效攻击。

他知道自己刚才是托大了,被儿子的死亡冲昏头脑。

生死战之所以不会轻启,就是因为启动一方要先自残身体,与仇人修为相若的话,失去了一臂极有可能被对方斩杀当场。

他还在以看白银杀手的身份看待苏易,以为自己断掉一臂也足以擒杀此贼,奈何事实证明,苏易的身份与实力确实相匹配,无愧黄金死神的称号。

“儿子,爹对不起你。”宇阳修突然一步一挪来到银色棺椁之前,半跪下来。

他老泪纵横,一滴滴落在棺椁之上。

“仇人奸恶,有心陷害你我父子。你爹我无用,无法替你报仇,只能下来陪你!”

嘭!

宇阳修鼓起最后的力气,对着棺椁银色尖角一头撞下。

脑浆崩裂,血洒中舱……

朔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赤峰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厦门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甘肃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