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炎武战神 第493章、狗咬狗

2019-10-12 21:5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493章、狗咬狗

此之声,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夜毒就像是中邪了一般,自我欢乐的扭动着老屁股,时不时拍几下屁股,脸上泛着妩媚的笑容,勾魂般的诱惑着夜灵两人。

而此刻的夜灵他们,正两眼发直,浑身鸡皮疙瘩的望着夜毒在放肆的摆弄着那消魂白花花的老屁股,是在听着那几乎令人蛋碎的欢乐颂。

当真是吐血三生不知,夜灵他们已经笑得要哭了,面容表情僵硬的死死的,这绝对是他们为深刻的画面,震精的五脏六腑都破裂了

“毒老···”

夜灵好不容易吐了声,呼吸急促。

夜毒根本就是充耳不闻,继续忘情的唱着:“來來!爆我小菊花!”

“爆你妈!”夜风终于忍不住骂了声。

两人强忍着心中要内伤的憋闷,望着眼前已经失去了自我的夜毒,不用说夜毒是**控了。心中比的震骇,以夜毒的修为,再以百年以上修为的魂音术,竟然狠狠的栽在了一个人类小子的手中,这绝对是整个夜妖一族的耻辱。

“三哥!毒老已经**控了!我们必须得先控制住毒老!”夜风沉重的说道。

“恩!毒老现在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要是再听下去!我都要被折磨死了!”夜灵应道,这夜毒的表现也实在是太奇葩了吧,用得着开心到这种程度吗?

“上!”夜风喝道。

唰!唰!~~

夜灵与夜风瞬间掠了过去,两双利爪,直接擒向了发疯中的夜毒。

然而,就在夜灵他们即将抓向夜毒的时候。

突然!

夜毒双眼一凌,寒光闪现。

“死!~”

夜毒冷喝了一声,手中瞬间现出一把短刃,狠狠的袭掠向夜灵他们。

“呃?!”

两人脸色惊变,还沒及时的反应过來,那犀利的短刃便划了过來。而他们根本一点准备都沒有,沒想到夜毒会对他们顿现杀机。

这一刻,夜灵他们已经法收势了,只能联手碰了过去。

嘭!~~

一声惊响,两只手爪被短刃给斩断了开來,鲜血喷溅,夜灵他们各自被斩断了一只手掌,痛叫了一声,神色惊恐的闪退了回去。

“毒老!你疯了!”夜灵按着血淋淋的断腕,忍着剧痛冲着夜毒叫道。

“三哥!别说了!毒老现在已经被控制了!我们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杀了那个人类小子!要么就杀了毒老!不然再这样下去,我们必死疑!”夜风肃然道,痛得额头冒汗。

“先杀了那个人类!***实在是太卑鄙了!我们整个夜妖族的脸面都被丢光了!”夜灵怒骂道。

“我也是这种想法!闪!”夜风道。

可惜,两人根本沒机会脱身。

“去死!~”

夜毒狞喝了一声,疯魔般的锁定着夜灵杀去。

夜灵盛怒不已,可脱身,只好挥手现出一把长剑,愤怒的迎向了夜毒的攻击。

夜毒短刃一划,疯狂的碰击了过去。

铛!~~

金属光华四射,夜灵与夜毒短剑交碰,夜灵显然抵挡不住夜毒的攻击,而且还是陷入疯狂中的夜毒,夜灵不是其对手。

“噗嗤!~”

夜灵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三哥!”

夜风闪了过來,与夜灵并排站立,怒视着夜毒。

“真***疯子!竟然敢对本少主下杀手!”夜灵暴怒道:“你***这个老鬼!给我好好清醒!睁开的你的狗眼看看你老子我是谁!”

“死!~”

夜毒一个字的念着,像是中了诅咒一般,腥红的眸子死死的锁定着夜灵他们,不死不休,凶狞比。

咻!~~

夜毒挥动着手中的短刃,毫不停息的又冲杀了过來。

夜灵他们虽是愤怒,但也很清楚,他们只有真武一重境的修为,而夜毒已经拥有真武四重境的修为,就算是两人联手也绝对不是夜毒的对手。

糟糕的是,在第二重毒林空间,就只有他们三人在这里镇守,因为他们都自信以夜毒的能力与操纵毒林的运作,都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了凌天羽他们这群人。

可意外的是,夜毒竟然失败了,败给了一个人类小子。现在不仅失去了对毒林的运作,悲剧的是夜灵他们将面对着夜毒的攻杀。

咻!咻!~~

利芒闪烁,夜灵两人正激烈与夜毒在林中激斗。

林中深处,不断的传來了一声声的暴动。

而这声暴动,将陶醉与失神中的帝血他们给惊醒了过來。

“有动静!”

众人警惕了起來,可展眼望去,凌天羽依然站立在了不远处。可林中动静之大

,而且还能清晰的感应到林中散放出來的强劲波动,显然是林中有两方超越玄婴境的强者在激斗。

“怎么回事?”天罗疑惑的挠着头。

“他们应该是内斗了!”北辰俊杰说道。

“内斗?!”众人惊惑不解。

“对!里面的三股气息都是來自于夜妖,而且他们正在激烈互斗。”北辰俊杰说道。

“可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自个斗起來了?”天罗惊问道。

“是刚才那笛声。”天泣满脸敬佩,凝望着凌天羽的背影说道:“不得不说,天羽兄弟的魂音术实在是太强了,他现在应该已经控制住了暗中的那位琴魂师,所以就自己人跟自己人斗起來了。”

“魂音师~”

众人满是敬畏与震惊的望着凌天羽,想不到凌天羽的魂音术造诣同样也是如此之强,甚至可以与真武境修为的魂音师比肩了。

而紫霜依然还在陶醉于那美妙的笛声中,虽然是第二次听到这种笛声,但依然回味穷,久久法自拔,已经深深的秒杀了紫霜的冷傲。

“那我们现在如何?”吴转江问道。

“静观其变。”天泣说道:“毕竟,这森林的毒物还沒有解决掉呢。我想天羽兄弟应该是想要先杀了森林中的潜伏者,才去对付那些毒物。”

“呵呵,天羽兄弟可真强。”帝血汗颜而笑,心中唯一正确的选择,那就是跟对了凌天羽。因为凌天羽有着限的潜力,也有着创造强者的能力。

而众人现在也是这种感觉,跟随凌天羽是他们一生正确的选择。

这时!

凌天羽突然闪身消失,沒入林中。

砰!砰!~~

林中阵阵巨响,锋利的芒光乱射。

“老东西!你***别发疯了!”

“够了!”

夜灵他们怒骂着,却又苦苦的奋战着。

奈,夜毒的实力比他们强太多了,又死死的纠缠着夜灵他们不放,夜灵他们根本连脱身的机会都沒有,而他们又法去操控那些毒物。

“死!~”

夜毒脑海里就只有这种杀戮的意志,死缠着夜灵他们不放,攻势凶猛,招招情,简直就是不要命的疯子一般。

铛!~~

夜灵一剑硬是挡下了夜毒的攻击。

然后,夜灵冲着夜风狂声道:“四弟!这里由我拖住!你去给我杀了那个畜生!再这么下去!我们就算是不死!也得被逼疯了!”

夜风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有多严峻,只有杀了凌天羽才能让夜毒清醒,他们才能有反击的机会。便脸色一狠,迅速的往林外的方向掠去。

可夜风才沒走出多远,突然间浑身一僵,整个人诡异的定固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只是能够看到夜风好似在痛苦的颤抖着。

夜灵正苦苦的纠缠着夜毒,回头见到夜风竟然不走了,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愤怒的吼道:“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给我出去杀了那个人类!”

可夜风像是变得跟聋子一样,根本什么都听不到,依然一丝不动的站立在原地。而夜灵却法看到,夜风的整张脸已经震愕住了,两颗眸子瞪得极大,而且充满了绝望。

夜灵看到夜风充耳不闻,心中怒火盛,狂怒骂道:“夜风!你***是个傻逼!你想害死老子吗!老子要是脱身了!老子立刻废了你这狗娘养的!”

“不必了!我已经帮你废了!”一道沉冷的声音响起。

“恩?!”

夜灵整张脸一滞,惊愕的转着眸子望去。

随着,夜灵便胆战心惊的见到,竟一把尖利的长刀冷冷的正从夜风的后身下半腰处刺了出來,顿时一片殷红,血流不止。

颤抖着,夜风沉沉的跪倒了下來。

紧接着,夜灵便惊恐的看到,一道犹如杀神般的身影显现了出來,剑眉星目,脸色森酷,手中的尖刀狠狠的将夜风体内的妖婴给强行挖了出來,血淋淋的捏在了手中,而那人的脸上正泛着邪恶与玩味的笑容,正对着夜灵。

沒错!

这人正是凌天羽!

夜风死不瞑目,绝望不甘,始终想不明白凌天羽到底是如何出现的?修为与身法如此诡异,一息间竟然将自己给秒杀了。

“四···”夜灵脸色一僵,紧接着双眼爆红,凶狞的对着凌天羽怒吼道:“***!你这个卑鄙的人类!老子要将你千刀万剐!拿你的血肉去喂狗!”

可刚说完!

咻!~

一道寒芒闪掠,夜灵整张脸一愕,胸口处顿即传來了一阵剧烈的痛苦,冰冷的血液,滚滚的往身下流淌着。

夜灵惊愕的望去,一柄犀利的短刃,已经深深的扎入了自己的胸口,而杀害自己的人,正是夜毒。

夜灵脸色蜡白,死死的怒视着满脸暴戾之色的夜毒,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怒火直冲脑门,气的浑身发抖,两眼是充满了血丝,沒想到后竟然会死在夜毒的手中。

“老···”夜灵含了含口,口流鲜血,力再说话。只是很愤怒,很不甘心,竟然就这么缘故的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凌天羽一手提着血淋淋的妖婴,一手负着冷光闪闪的魔刀,一步一步优雅的循着走來,一边得意的笑道:“呵呵,对于这种情景,我只能说是狗在咬狗!可喜的是,你们这两条狗终都会死在我的手里!”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医生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位置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电话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贵吗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