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从哭球到反赌风暴足坛扫黑要打持久战中新网

2019-02-04 06:3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哭球到反赌风暴:足坛扫黑要打“持久战”——中新

一场由中央领导指示,公安司法机关介入,波及北京、成都、广州、深圳、青岛等地的反赌打黑风暴正在席卷着整个中国足坛。

足代会推迟了。

在中国足球反赌打黑风暴愈来愈猛烈的时候,中国足协原定于2009年12月21日召开的中国足球协会会员代表大会推迟了,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中国足球协会章程》修改意见反馈工作尚未完结。

实际上,这届足代会已经延期三年了。

诸多足球界人士都认为,眼下的局势是中国足协推迟开会的另一个原因。

公安部两年前就已开始行动 反赌能否掀开足球职业化16年来的重重疑云,已成为超越某一职能部门的公共问题。

反赌导火索源自一年前一个赌博团伙的颠覆。

警方经过长时间的谋划和取证,终于端掉了以原辽宁广原领队王鑫为首的非法赌球团伙。

而警方取证的切入口正是从民间反赌第一人任杰处打开。

早在两年前,公安部就找到了任杰和其反赌联盟,并从中获取了国内外一百多家地下博彩公司的信息。

36岁的任杰是重庆大昌镇人,两年赌球,让他从百万富翁变成百万负翁。

当家人把任杰从自杀边缘挽救回来之后,他痛定思痛,以擦皮鞋的方式告别过去,决定重新开始,从反赌球开始。

其后,任杰发表了轰动一时的文章《哭球,赌球者的自白》揭发赌球黑幕,并成立了反赌球联盟,甚至开起了哭球餐厅。

这一切,除了拯救他人外,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救赎。

这两年内,任杰的反赌之路越走越孤单。

他触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却已经有了冰凉透顶的寒心。

“赌球就像吸食鸦片。

”他把鸦片丢弃了,只是球场上的硝烟依旧漫漫。

任杰第一次知道假球的事情是在他快要收手时的末代甲A。

几近穷途末路的他拿出最后3万元下在老牌冠军队大连实德上。

但是那一次,庄家叫住了他:“你说大连实德是不是要拿冠军了?陕西国力是不是要降级了?一个降级的球队会跟一个冠军球队拼死拼活吗?” 任杰摇头。

“既然你这么想,是不是大家都会这么想?那么庄家输了我赔得起那么多钱吗?”庄家的话让任杰有点发懵。

尽管如此他还是照着本愿买大连实德赢。

结果,那场比赛大连实德意外地输了。

足球名记冉雄飞回忆起他第一次接触“赌球”这个概念是在广东。

1998年,身为央视的他到广州去采访,总是听到很多人嘴里在嚷着“赌波,赌波”。

不明所以的冉雄飞回酒店以后才在里面派发的港版报纸上看到相关的赌球广告推荐。

但是真正让他理解所谓赌球的概念是在2001年之后,中国队冲进世界杯的喜悦与狂热,让地下博彩公司看到了打入“中国市场”的契机。

那时

小程序招商加盟
江苏紫外激光打标机
苹果手机id解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