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江南】这世上有个女人叫“李小莉”(小说)

2019-09-12 00:3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李小莉的手
我知道这不是做梦。李小莉真的在那儿,和几个月前来应聘时一样,清清淡淡,不拘泥、不张扬安静得像棵树,却又明艳照人,闪闪发亮的眼睛顾盼生辉,放进人堆,一眼就能能发现她倾泻出的光华。李小莉站在灯柱下,远远端详着我,沉寂的暮色挡在那双眼睛上,猜不透眼睛底下的灵魂在想什么。
我坐在公园长椅上,舒展身体享受盛夏晚风带来的凉爽,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打瞌睡的慵懒。烘烤了一天的热流催毁了我的神经,我不想动地方,望着李小莉,等她自己走过来。
她会来的,我知道,因为那笔钱。
那笔钱不是她的,也不是我的,说实话,它属于任何人,它是隐形的大鸟,只在某些人的天空里舞动着灰色的翅膀,发出卟嗒、卟嗒动人心魄的声响。我是连接它的那根线。不小心,这只隐形的大鸟迷失了,飞进不相干人的口袋,而这个口袋的主人——李小莉,此时正站在公园一角夜幕中的灯柱下打量着我。这女孩儿有着明亮亮的眼睛,当这双眼睛专注于某一点时,如觊觎猎物的猎犬,全身心都小心翼翼收敛声息,等待捕捉收猎的机会。几个月前她站在几个佼佼者中间,我一眼就看出她躲在内心的潜能。这种潜能如河床底下的暗流,平时不引人注意,但关键时却能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我需要这样的助手。
李小莉是好女孩儿,和我相处带着几分怯生生的尊敬。她叫我“老总”,嗓音糯懦地,有着江南水乡的味道。李小莉有一双好看的手。白皙又修长,细腻腻地如滑行在柔波里的游鱼,我喜欢看她的手,却从没有刻意摸过,只是在存那笔款子时候,无意中碰触到它。当心照不宣的酒宴散场后,我醉了,弯着腰,如河里一只正在褪壳的大虾,耳边回荡着激流翻滚的拍打声。扶着银行柜台冰凉的台面,我一头扑在旁边的坐椅上,在流水漫过脖子前,拿出证件,写下几个帐号递给李小莉。就在这时,我碰到了她的手,果然嫩滑如玉,温存地如一丛阳光中的水藻,把我的心柔软地抽了一下。她怔了怔,亮晶晶的眼睛笑了,轻轻从我手中拉走东西,转身填单子。再后来记不清了,我的思绪在她柔白的手里飘来荡去。
对一个不运行于自己命运轨迹的人存有非分之想是有罪的。当我发现问题,已是第二天下午,空调柜机把室温降到17度,也挡不住我汹涌流出的汗水,目瞪银行存根,眼前一阵眩晕。存根上款子总金额不错,名字却不对,“李小莉”,这个普普通通的名字像一条蛇紧紧缠住了我的手腕上,盘踞进我的心里。
说实话,尽管这些天我焦躁不安,却不想李小莉在这儿出现。
我是陪老婆出来的,老婆在闹哄哄的广场大跳“冬不拉”,和一群人疯狂地扭动着已不再青春焕发的腰肢,肥硕的臀部和赘肉横生的肚子,使每一次跳跃都掀起壮观的波浪。从我的位置抬眼就能看到她。来时路上,老婆一如既往喋喋不休数落出一堆不是,似乎我是万恶不赦的罪徒,可我不想这会儿让她扫兴。
没有办法,李小莉在灯柱下直勾勾盯着我,眼神烁烁发光,我知道,这一次我是她的猎物。在两名穿迷彩的公安从天而降后,我站起身,伸出手腕,希望他们能帮忙拿掉那条纠缠不休,让我寝食难安的毒蛇。早晚会有这一天的,和那头大鸟待的时间太长了,自己都嗅得到自己骨子里有鸟的体味。他们是受李小莉指引,一路追踪寻迹而来。
灯柱下的李小莉笑了,亮光光的眼睛宛如月光下一泓深不见底的寒潭。我没有看走眼,这姑娘身上的潜能果然无法估量,只是她此时正蜷缩在我老家梨树下的红色旅行箱里。美丽而冰冷的胴体柔顺地挤在花绸子隔断间,她再也跑不掉了。那天我赶赴她凌乱的宿舍,把她堵在正仓皇收拾的卧室时,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惶恐而疯狂,让人终生难忘。这女孩子的勇气确实不容小觑,她不该告诉我她已掌握我这个行当的秘密,如果我不放过她她就要告发我。所以,可怜的女孩子只有接受她的命运,躺进似乎是为她自己的准备的红色旅行箱里。她的手真的很好看,我禁不住吻了下,再一次细细观赏:很白,即便是淡淡的淤紫也难掩这双手洁白的质地,修长而完美,如成了妖的白蛇。
李小莉是个好女孩儿,她的手真的很好看,只是这双手不该拿走不属于她的钱。
(二)红痣
那颗痣殷红如豆,不偏不倚,正镶在 之上。
长着这样一颗痣的女人叫李小莉。
陶明透过玻璃杯和敬酒的机会,忍不住一瞅再瞅。这颗痣的位置太有悬念,似乎一错眼就会滑进那道沟壑深处。
陶明有些醉了,今天他喝得不少。主要因为他不断护花替李小莉挡酒。
“来,小李,咱们两家公司一向关系不错,以后您还要继续关照哦。”K公司田经理摇晃着,再次走到李小莉面前。
陶明满脸含笑站起来,巧妙的横在两人之间,情势一变,二人对垒成为三国鼎立。
“田经理关照我公司才对,互利互惠,有钱大家赚,继续合作,继续合作。”于是田经理的酒糊里糊涂进了陶明的肚子里。
“小李不但年轻有为,更是大大的美女,来,我代表我们友好单位敬美女一杯。”田经理哈哈哈,探身从桌上端起李小莉的酒杯。“陶主任这杯酒你再替就师出无名了啊。”
“美女可不敢当,田总这杯酒我却不敢不喝。”李小莉大大方方和田经理碰杯,一饮而尽。
一阵淡淡幽香从李小莉身上传来,陶明晕了晕,嘿嘿笑着坐回旁边。这是李小莉第一次与关系单位接触,陶明在心里琢磨这个李小莉到底有多少酒量。
自从李小莉进入公司,陶明就没有停止过琢磨。李小莉的背景过于扑朔迷离,没人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到公司就进入他们这个要害部门,都没有进行过实习,这在公司尚属首例。他们可是个大公司。李小莉到底是什么来路呢?工作了两个月,这个李小莉谦逊有礼,伏低做小,明明就是刚出校门脸蛋不错的菜妞。
越神秘,越让人忌惮。
李小莉坐下时,扭头冲陶明点头笑笑以示感谢,如果不是眼花,那粒痣似乎随之在胸前微微颤动,像一粒珠子,正等人采摘。陶明挂在脸上的笑容在醉意里发酵。他凑向李小莉,悄声说:“别喝多了。”
李小莉巧笑嫣然举举酒杯,“谢谢陶主任,您辛苦了,敬您,以后工作上还要多多帮我啊。”
陶明连道客气,推辞中目光好象受了蛊惑,老瞟向那粒红痣。今天天热,李小莉穿了件黑色低领打底衫,这是陶明第一次发现李小莉这个部位竟然长着这么一颗诱人的红痣。
K公司和单位同事全在兴致浓处。不断有人来向李小莉敬酒,李小莉也不时给人敬酒,李小莉带着那粒红色的佩玉像一只蝴蝶,翩翩地飞落,又高高的飞起,起落间撩起一层又一层的细浪,一次又一次柔软地漫过临桌的陶明。我可千万别喝多了。陶明在心里告诫自己。
谁都知道他们这个部门有些财路,莫非李小莉是某领导派来的卧底?当务之急要弄清这个李小莉的底细。陶明一面在心里盘算,一面殷勤地照顾李小莉。被人说成会放电的双眼始终不离李小莉左右。
李小莉的脸慢慢红了起来,在陶明的关注中神情扭捏,下意识的伸手往上抻领角,说话瞟陶明的眼神扑扑闪闪,像蜂鸟身上不停抖动的翅膀。她微有醉意脸色坨红,像盛开的桃花,与胸前那颗红痣交相辉映一起燃烧。陶明晕晕乎乎的对自己的说:我可不能醉了。
“陶主任,明天那笔订单能不能让我试试?”李小莉双手捧着酒杯,送到陶明眼前,“我来这么久了,为公司一点儿贡献也没做,觉得心里很不安呐。”
陶明有些为难,这笔订单非同小可,只有他身边的核心人员才能参与,这关系几位老总的财路。
李小莉水汪汪的眼神浸在水晶杯里,混合着白酒晃啊晃,把陶明晃迷了。
“我再考虑考虑。”陶明嘴里这么说,却痛痛快快将李小莉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小李,好好干,有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天。”他像对自己人那样嘱咐。
散场时,陶明佯做无意将手搭在李小莉后背,关切的问她怎么走。
一道寒光迎面砍来,马上又倏忽不见,陶明怀疑是自己眼花,仔细打量,李小莉脸色未变继续微笑着,她轻声说,有人接。
来接李小莉的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外,陶明一看车号,一桶冷水浇下来,酒醒了。他恨不得自己没长那只手。
李小莉紧走几步,摆手道别,街灯下,那粒红痣闪闪发光,这下陶明看清楚了,咳,哪里是红痣,明明是颗冷艳的红玛瑙。还好他没有下手。
(三)好梦长圆
那女孩就像会走路的影子,将我团团围住。她无声无息,无处不在,我常在一瞥之后,惊出一心冷汗。
这女孩太强了,她就像一束电子射线,巨大的辐射力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
她不是我的“粉丝”。虽然我年轻英武相貌堂堂,有着医学博士后的头衔,并且有着短暂出国深造的历史,虽然我是这座城市医科大学重金挖来的“人才”,并且由此身边确实集聚了不少暧昧及非暧昧的身影,但这个女孩绝对不是其中之一。她与她们的目的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她是悬浮在半空中的幽灵。
我和她姐姐认识,那个美丽的女子。高挑挑的个子,身材丰润有致,结实的大腿从根部呈黄金比例直直的到达脚踝,两捧小小的 即便是躺着也无损它们的完美与纯洁。这个美丽女子薄嫩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绒毛。很可爱。我喜欢长着细柔汗毛的皮肤,这说明有着这样皮肤的人身体健康,能够正常呼吸排汗。
但这个美丽女子是不呼吸的。零下一百度的低温拥抱着她。她静静躺在水晶冷柜里,长长的睫毛闭合着,眉清、鼻正,双唇自然合拢,面目状态怡然,安祥得像一个睡公主。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就被她端庄的仪容吸引。
医科大学在我户头存了一大笔活动经费,前提是必须有成绩来回报。我手里正攻关一个科研项目,需要一个女性解剖体。我曾向医院提出过申请。那天医院打来电话:“领导,过来一下,人间绝色。”。电话里的“绝色”就是这个美丽的女子。她在一家旅店被人发现割腕自杀。
她身上的血迹没有清理干净,浅色衣裤被泅染得看不出本色,那种红褐的铁锈色渗透进衣料的纹理,与衣服合为一体,一辈子也洗不清了。她的脸上也是,整个人像是从变了质的酱缸里捞出的。学医多年,我见过各种死亡,但仍惊讶一个人里身体里竟然可以存储如果多的血液。
“至少,她死前并不是很痛苦。”我撑开她的牙齿望了望。
“是啊,这女孩儿吃了一整瓶的安眠药。”有人递过来几张纸,“原件公安拿走了。遗书。失恋。”惋惜地说。“这么年轻漂亮,真想不开。”
“没问题吧?”我盯着冰凉的女孩问。
“个人有遗愿,要捐献身体。父母都不来,说随她想怎么样。”那人开出一张张证明办理手续。“没见过这样的父母,要么是气迷了,要么是不合。啧啧。”
就这样,这个女子就成了“我的”。
趁别人忙乱时,我翻看了那份“遗书”。共八页。满纸绝望的倾诉。但我不喜欢看这样非理性的东西,只去寻找尸主自愿捐献遗体的依据。好,找到了,下面规规矩矩写着“李小红”这个名字。
0K,那么现在“你”——李小红,真是“我的”了。我对冰柜里的美丽女子自语。
但我还没来得及面对李小红,李小莉就来了。她说她叫李小莉,李小红的妹妹,并拿出户口本和身份证。如果不是在试验室之外,阳光确实算得上明媚,如果不是身边来来往往人流不息,我几乎要错将眼前这个李小莉认定是凉冰冰的李小红。
她望着我,冷静地说:“我要我姐姐。”
“可是,这是你姐姐自愿的,有遗书,而且医院是与你们家属有协议的。”我在大太阳下直冒虚汗。也许我应该吃几粒谷维素,这两天太累了。
“不,我不认为是她清醒状态下的意志。她不知道会疼。”这女子坚决地说。
“死人是不知道疼的。”我笑着安慰。一刹那我恍惚觉得自己是在诱惑那个躺着的李小红,在解释解剖其实像打针那么简单。
“不,我不同意,我要我姐姐。”李小莉很执拗。
从这一刻起,我开始生活在两个李小红之间,一个是死的,一个是活的。
当我进入实验室时,活着的李小红闭起眼歧视我,当我走出时,死去的李小红就哀婉地站在我眼前。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动那个“李小红”,每当我要拿起手术刀,都觉得自己在进行一件邪恶的事情。类似于谋杀。我要疯了。
有一天我请李小莉到大学里的咖啡厅喝茶。
她讲了一个并不稀罕的故事:双胞胎姐妹,父母离异,精神贫困,自卑。她们像不起眼的小草,在地皮上不起眼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个自认为找到了天堂,却发现所托非人。我要我姐姐。她觉得自己没有意义,我却不能放弃她。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李小莉以此句作结。
我投降了。我可以拿着手术刀在尸体上任意游走,却无法亵渎一个仍然有思想的身体。
回来后,我细细端详着冰柜里闪烁着生之光晕的李小红,决定放她走。我为她被割裂的腕部做了弥合手术。一针一线,一线一针,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意义非同一般的大事。

共 781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虽然很大篇幅都用来描绘一个女人的行为、心理,但李小莉只是个线索,真正要表现的是“我”的一种存在状态——欲望都市,每个人都有点找不到着力点的感觉,用神经恍惚来形容,好像也不过分。接下来几个人物的出场,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深化这一主题。最后一节,交代了“我”的行为根源——心理成因。人物的刻画很细腻,很质感。整篇小说看来,情节有点飘忽不定,正如主人翁的心理状态,大概也是想提供一种烘托吧。推荐阅读!编辑:紫墨青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2926】
1 楼 文友: 201 -05-28 1 :24:59 问好作者,欢迎赐稿江南,祝创作愉快,佳作频频! 天地繁复,大道至简!如何预防肠道感染
小儿口舌生疮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手足徐动型瘫痪的临床表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