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踏天争仙 第七百四十三章 造化鼎_1

2019-09-12 17:31: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七百四十三章 造化鼎

莫闻宫主在一旁看得心花怒放,开心得简直要拍起手来,两个方荡要是你死我亡的争斗一场两败俱伤双双亡故的话,那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底下最美妙的事情了。

谁知两个方荡忽然扭过头来齐齐看着她,莫闻宫主诧异的眨着大眼睛,不明白两个眼瞅着就要动手的家伙怎么忽然看向自己了。

“你想的太美了!”两个方荡几乎齐声说道。

随后两个方荡就不再争执三颗蛋的事情,由方荡将三颗蛋全部收起。

莫闻宫主心中一万个我艹互相而过,你们倒是打啊?你们就这样了?

破开玄冰,两个方荡和莫闻宫主重回冰魄荒域表面,随后莫闻宫主不情不愿的带着两个方荡来到冰魄丹宫中,这里其实已经被方荡扫荡过一遍了,该拿走的东西基本上全都拿走了。

莫闻宫主道:“我们不是龙族,并且我们的目标不是简单的走所谓的大道,而且我们已经是婴士,这一界的法宝对于我们来说用处并不大,所以,我们并没有积攒什么宝物,除了那口鼎外!”

莫闻宫主一边说着一边引着方荡两个来到了丹宫的一处密地,方荡惊诧的发现,也不知道莫闻宫主是怎么转圈走的,拐了几个弯后就来到了这么一个他之前从未来过的地方,方荡知道,这一定是空间阵法,不明详情的就算在丹宫里面转悠一千年也走不到这里来。

这竟然是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和外面的那种冰寒透体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仙境。

在方荡眼中的是一望无际的黄色小花,白色的蝴蝶在空中飞舞,耳边还有潺潺的流水声,在不远处应该还有清溪流瀑。还有兽鸣鸟叫,显然这里是个生机盎然的世界。

黑色的方荡笑道:“你们三个宫主还真会享受,这是从那里搬来的。”

莫闻宫主却道:“并不是我们会享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座鼎演化出来的

。”

两个方荡齐齐凝眉,莫闻宫主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只对能够造化世界的东西感兴趣,这尊鼎不知道是谁打造出来的,也不知道被打造出来多久了,但我们可以肯定,打造这尊鼎家伙一定在造化天地的造诣上远超我等,显然,我们并非是第一个得到古神郑遗迹的存在,甚至,我们还觉得,那家伙有可能是真正的得到了古神郑遗传,而不是如我们这般只是触摸到了一些古神郑创世的皮毛。”

两个方荡脸上的笑容完全收敛了,放目四望寻找那尊鼎。

莫闻宫主身形一动如蝶飞起,两个方荡紧随其后,此时两个方荡收起了之前的那种轻松随意,心中有了一种近乎于朝圣一般的情绪,一个能打造出演化出这样的真实并且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世界来的宝物的人物,值得他们敬重。

不说他们就算是三位宫主现在也不能打造出一株真实的草并叫这株草生存下去。

而这里却有着一望无际的草地!

忽然地面上扑楞楞的飞起一群飞鸟,这些飞鸟发出嘤嘤声响,成群结队的划过天空远去无踪。

两个方荡看着那群鸟甚至有些出神,如果是古神郑打造的世界,这些鸟他们两个看都不会看一眼,但这里不是,这里是被另外一个人打造出来的小世界,鸟已经算是非常复杂的存在了,甚至比野兽还要复杂一些,至少两个方荡心中是如此认为的。

“演化世界有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土地,能够演化出一片黄沙土埋,说白了就是演化出一片土来,第二层次就是演化流水,如果能够演化出流水,那么就基本上有了演化其他生命的基础,第三步是演化植被,百年不崩塌,第四步则是演化动物,要求也是百年不崩塌,第五步是演化蛮族,同样百年不能崩塌,不然就不算成功。第六步演化人族这样的智慧生命。若也能维持整个世界百年不崩塌的话,那么就有资格开始如古神郑那样打造一个崭新世界了。”莫闻宫主说这些东西的时候双目都在放光,这是她的梦想,不过随即眼中的光芒暗淡下来,因为这个梦想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黑色的方荡奇道:“你是说,这样的世界还不算完整独立的世界?”

莫闻宫主点了点头“打造这尊鼎的人已经走到了第四步,可惜,或许他在死在了敌人的手中,或许寿元走到了尽头,他没能将路继续走下去,这还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圆满的世界,这个人距离古神郑那样的存在还有着很远的距离,很遥远很遥远……”

两个方荡闻言各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造化世界的大道上,他们两个简直就像是尚未摸到门径的门外汉,不,应该是门外蝼蚁。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古神郑造化世界越发的深深吸引两个方荡,这种有了追求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这种追求远大远超其他人的感觉更好,两个方荡此时忽然理解了丹宫三位宫主的那种骄傲,她们确实应该骄傲,因为在他们周围的都是一群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的蝼蚁而已。

随后两个方荡就看到了那尊鼎。

两个方荡都是一愣,这鼎看上去似乎是用草和兽皮编的……

这东西弱不经风的样子,似乎一吹就碎,这样的一尊鼎竟然能演化出这样的生机盎然的地方?

莫闻宫主充满崇拜的看着那尊鼎道:“其实我们现在在鼎中,真正的鼎的模样并非如此,这鼎之所以这个模样或许是证明这鼎已经能够演化出植物和动物了。”

两个方荡闻言随即恍然,这是鼎中,鼎的模样自然就是这口鼎最本质的样子。

“可惜的是,我们得到了这口鼎很久很久,却并未从这口鼎上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古神郑的遗传并不是教人如何去争斗厮杀的,这些宝物也不是用来对战的,不然,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莫闻宫主有些失落的说道。

两个方荡对此倒也甚以为然,古神郑的造化世界的传承只是用来演化世界的,这也给两个方荡敲响了警钟,无论他们如何醉心于古神郑的演化世界的传承,也绝对不能放弃神通手段的修炼,那才是真正的保命的手段。

两个方荡一时间也只能看着那草叶兽皮编织的造化鼎,确实,他们也无法从这尊鼎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能看看而已,或许是因为他们境界不够,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眼界不够,总之,这尊鼎对于他们如三个宫主一样,只能怀着崇敬的心里观摩,这实在是有些可惜。

不过,这口鼎也给两个方荡指明了方向,至少,有这尊鼎作证,古神郑的造化世界的神通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梦想,而是完全能够实现的东西。

这一次两个方荡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大得叫两人一时间都有些消化不了,必须好好思考一下,所以,两个方荡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个肉身的两个思维此刻开始了自己的转动,从这一刻开始两者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即便两个人有着相同的经历,但彼此分开了一段时间之后,不同的思考后得出的结果也不一定是完全相同的,甚至有可能是有着极大的差异的。

张易被方荡囚禁起来后,也并不急,一直都是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模样,他当初曾言方荡若是能够将其杀了,就说明古神郑错了,整个世界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和丹宫三位宫主不一样,张易一直都以古神郑的亲传弟子自居,似乎他是真正的得到了古神郑的手把手教导一样,而不是丹宫三位宫主这样偶然发现了古神郑的遗迹从中获取了只言片语的信息,从而见识到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梦想。c≡迷àoc≡c≡阁c≡

所以张易一直都是骄傲的,充满不屑的,哪怕他已经被方荡囚禁起来了,依旧是毫不在意的,与其说是被囚禁,不若说他是找了个安稳的地方修炼。

已经不知道这是他被囚禁后的多少天,张易如往常一样沉于修炼之中,忽然他缓缓张开双目,因为他感受到了有两个家伙来到了他的身边。

随后张易就看到了两个方荡。

张易眨了眨眼睛,一脸莫名其妙,“你们以为变成两个人就能吓住我?要不咱们赌一把,看看你们能不能吓住我?”

两个方荡齐齐一笑,黑色的方荡笑得阴沉邪恶,方荡则笑得冷漠,这叫张易心中生出一丝犹疑来,搞不清楚方荡脑子里面有什么坏主意。

随后张易惊诧的发现,方荡囚禁他的那座九级浮屠竟然被方荡收走了,也就是说,他现在自由了。上次方荡之所以能够将他给镇压住,完全是因为张易疏忽大意造成的,这一次,方荡将罩住他的九级浮屠收走,想要再将他张易重新镇压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张易好奇的看着两个方荡:“难不成你们怕了我了?咱们赌一把吧,就赌你们是不是怕了我,怎么样?”被困了许久没有赌过了,现在只要能赌一把赌什么他都是相当乐意的。

小孩受凉咳嗽怎么办
嗳气不消化吃四磨汤
小儿便秘食物调理方法
婴儿感冒药
分享到: